中國教育在線
中國教育在線
?
麻省理工校長公開信:美國正在關閉國門 不再期冀吸引世界上最有動力和創造力的人才
2019-06-27
澎湃新聞

  6月25日,美國麻省理工學院(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,MIT)現任校長雷歐·拉斐爾·萊夫(Leo Rafael Reif)向全校師生發了一封題為“移民如同氧氣”的公開信。針對MIT華裔人員遭遇的艱難處境,萊夫在信中呼吁,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同時,不可盲目無證據懷疑、營造恐怖氣氛。

  他指出美國應當保持國際性協作精神,認同移民是新鮮血液、是保持繁榮的活力能量,如果持續對外來人才施加歧視和懷疑,學院乃至國家都會付出長期代價。

  萊夫這一表態的背景是美國華人科學家近來頻頻遭遇“排華事件”,且中方部分赴美留學人員和學者簽證受到限制,引發美科學界憂慮。

  “他們經歷著長期的簽證延誤。我們基于宗教、種族、民族、國籍,對大部分移民群體及更多群體加以刺耳粗劣之辭。總體而言,這些行為和政策足以傳遞出這樣的一個信息:美國正在關閉國門,我們不再期冀成為磁鐵,吸引世界上最有動力和創造力的人才。我確信,這與美國的成功并不一致。 這與MIT的繁榮并不一致。我們應該預計到,國家和MIT將為此付出何等嚴重的長期代價。 ”萊夫在信中稱。

  MIT創立于1861年,素以計算機科學、工程學等享譽全球,是世界頂尖的研究型院校。在今年6月19日發布的最新QS世界大學排名中,MIT奪得第一名。現任校長雷歐·拉斐爾·萊夫(Leo Rafael Reif)是一名委內瑞拉裔美國工程師,現年68歲。他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獲得電氣工程博士學位,其后主要研究三維集成電路和環保型微電子制造,是13項專利的發明者或共同發明者。他于1980年加入MIT,2012年7月接任MIT校長一職。2017年11月,萊夫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。

  對于日漸嚴苛的國籍歧視與學術審查,MIT并非唯一發聲的學府。今年3月,哈佛大學現任校長勞倫斯·巴科(Lawrence Bacow)訪問北大、清華,希望中美雙方高校保持并深化交流合作,指出教育文化領域的互動對促進中美關系十分重要。5月23日,耶魯大學發布題為“耶魯大學對國際學生和學者的堅定承諾”的公開信,署名為現任校長蘇必德(Peter Salovey),同樣認同開放多元才能成就一所頂尖院校,承諾國際學生和學者在耶魯校園永遠受到歡迎和尊重。此外,斯坦福大學、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、密歇根大學、特拉華大學等知名學府皆發文聲援,擔憂基于國籍的學術歧視將造成嚴重后果,重申歡迎國際學生和學者造訪交流。

  以下為公開信原文:

  致MIT的每一位成員:

  與我們的國家一樣,MIT發展得很好。因為MIT始終是一塊磁鐵,吸引著全球最優秀的人才。MIT是一個世界性的實驗室,不論人們來自何種文化背景,都可以在這里相互激勵,共同創造未來。

  可是今天,由于一些MIT華裔人員遭遇的艱難處境,我必須表達自己的沮喪之情。正因我們向來以朋友、同事之誼珍惜他們,所以他們的困境、以及這困境背后更廣泛的國家性難題,應當引起我們所有人的關注。

  當前情況

  美國與中國已在日益緊張的外交關系上纏斗許久,在此背景下,美國政府對以個人為單位從事的學術間諜活動逐漸提高警惕。所謂學術間諜,通常被解釋為中國政府為獲取高科技知識產權而組織的系統性行為。

  我校機構涵蓋林肯實驗室(MIT Lincoln Laboratory),作為這樣一間學院的校長,我對國家安全自然再重視不過。我很清楚地意識到學術間諜活動會帶來怎樣的危機與風險,為此,MIT已制定一系列細致謹慎的政策,用以防范此類破壞行為。

  但在處理這些危機時,我們必須盡最大可能避免制造恐慌氣氛、規避以無緣由的懷疑散布恐懼。縱觀全國案例,或許有極少數中國背景的研究人員行為不良,但他們是遠在體制之外的例外。然而,在我們身邊,有許多教職員工、博士后、研究人員、學生群體向我傾訴,如今他們在與政府機構打交道時緊張不安,時常面對著不公平的詳細審查和被污名化——僅僅因為他們是華裔。

  此類情況與MIT的協作能力和開放理想相去甚遠,甚至對我們的精神有所腐蝕。從我們的中國籍、美籍華裔同事口中聽聞這些困難,無疑令人神傷。作為學者、教師、導師、發明家、企業家,他們都是MIT模范性的成員,也是美國社會杰出的貢獻者。令我深感不安的是,他們的貢獻卻以普遍的不被信任、不被尊重作為回報。

  世界信號

  MIT的國際性社區與自由的科學設想交流,承載著無限價值。我們這些直接接觸其益處的人,更應該了解這些同事所承受的痛苦,這一信息已經隨著美國之聲散布世界,日益嚴峻。

  他們經歷著長期的簽證延誤。我們基于宗教、種族、民族、國籍,對大部分移民群體及更多群體加以刺耳粗劣之辭。總體而言,這些行為和政策足以傳遞出這樣的一個信息:美國正在關閉國門,我們不再期冀成為磁鐵,吸引世界上最有動力和創造力的人才。我確信,這與美國的成功并不一致。 這與MIT的繁榮并不一致。我們應該預計到,國家和MIT將為此付出何等嚴重的長期代價。

  請允許我鄭重、熱情、友好地向每一位MIT環球社區的成員說:與君共事,我們是開心的、自豪的、幸運的!世界各地的MIT校友們:我們仍舊是一個社區團體,以共享的價值觀和理想相連!所有正在成長的英才們:如果你對創造更美好的世界心懷熱情,如果你希望加入MIT社區,我們歡迎你的創造力、歡迎你無法阻擋的能量和抱負——我們衷心希望你能找到加入我們的方法。

  今年五月,世界損失了一位創造巨匠:建筑師貝聿銘(I.M. Pei)。他是MIT1940級畢業生。他在上海、香港長大,17歲時來到美國求學。從波士頓到巴黎,從中國到華盛頓,他都留下了標志性建筑,我們MIT校園中也有他的遺作。據他自己說,他的一生是生長在中國根上的一生。然而,當他以102歲高齡辭世,《波士頓環球報》(Boston Globe)稱他為“他那代人中最杰出的美國建筑師”。

  感謝美國的移民體制,我作為一位移民也獲得了生存空間。而所有這些不同的事實,可能在同一時代同時成立。

  在四十年學術生涯中,我發現大學有一股隱含的能量。每一年秋季,校園都會由于新生潮煥然一新。同理,我相信美國的天才之處,總有一部分是持續地由移民群體帶來新鮮血液。他們心懷激情與活力,兼具大無畏與獨創性,由對美好生活的渴望驅使而來。

  對于確保國家安全、管理升級我國移民制度,自然有嚴肅措施的一席之地。撇開當前甚囂塵上的議論不談,美國清晰且嘹亮地向全球傳遞的聲音,應當是移民對于理解美國如何成為并保持樂觀、開放、創新、繁榮至關重要,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、代代更新的故事。

  在我們這樣的國家,移民如同一種氧氣,每一次移民新潮都為整個國家軀體重新供能。作為一個社會,我們向移民提供機遇作為禮物,收到的回報是共享的未來的活力燃料。我相信,這份智慧將始終指引我們在MIT的生活和工作。我也希望,這份智慧能繼續指引我們的國家。

  誠摯地,

  L.拉斐爾·萊夫

免責聲明:

① 凡本站注明“稿件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本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站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”,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。

熱門推薦
關閉
關閉
相關新聞
重庆百变王牌开奖时间